欢迎来到海口互联网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智能

法国方面多次提出搭配

2020.05.21 来源: 浏览:2次

巴黎书展上陈列的中国作家的作品

上海出版代表团在启程前往巴黎图书沙龙之前,法国方面多次提出,“我们要作家,我们要文学作品。”大部分中国当代文学一线作家和他们的作品在法国都有翻译和出版,这让前往巴黎参加书展的中国作家也稍微松口气,至少在作家文学活动的现场,有他们的作品在书架上,有一些他们的读者来到活动现场。   独立出版社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是法国最为重要的中国当代文学出版机构之一,其中国文学丛书主编陈丰女士在书展现场接受了早报记者专访,尽管中国文学在法国图书市场上还很小,但她对于目前中国当代文学在法国的出版和推广感到满意,至少他们出版社的中国作家作品都能赚钱。对于中国文学和中国出版走出去,陈丰希望政府在资助时能精打细算,她最为看重的是对翻译和作家中科院院士赵进东、孟安明、施一公推广方面的资助,“不要老是想着做一个很大的项目,里面什么书都有,这样的感觉其实挺负面的,适得其反。”   Philippe Picquier出版最齐的是阎连科作品   上海是本届图书沙龙的主宾市,王安忆、毕飞宇等一批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的作者也会在图书沙龙上举办一系列活动,所以今年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在图书沙龙上的展位比往年更大更醒目。作家王安忆、毕飞宇、孙甘露、小白等作家的照片贴在展台四周,桌子上摆满了中国文学作品。“在法国,推介当代中国文学最大的出版社就是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。”陈丰向早报记者介绍,她本人就是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中国文学丛书的主编。陈丰也是着名学者资中筠的女儿。2000年以来,陈丰一直在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工作,主要工作就是出版、推广中国当代文学。“这个出版社,有时候被看做是那么访客就会对你的站所留恋。如果你自己的心都没有放在这个站上面中国文学走向欧洲的窗口,他们所选的中国作家、作品和文学质量都是得到认可的。所以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出版了一位中国当代作家作品后,英文版就会比较快地跟上。”   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成立于1986年,到现在已经快 0年时间。这家独立出版社的创始人就是曾在法国出版圈工作了几十年的Philippe Picquier本人,在出版社成立最初,这个出版社主要侧重在日本、印度、韩国等亚洲文学,中国文学的出版起步比较晚一些。“最初,他们在中国文学出版方面也举步维艰,目前一线作家作品都有在他们那里出版,书目和作家队伍都是比较完整的,出得最齐的是阎连科的作品。”   而在2000年前,做了多年中国文学的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几乎打算放弃中国文学出版,“因为他们赔得要死。之前他们出的书,都依靠于汉学家,选的书虽然都很好,比如汪曾祺,但不一定是法国读者能接受的,所以即便是非常好的中国作家作品,也卖不动。”陈丰说。   陈丰从2000年开始为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工作,为了保住中国文学丛书,她首先给出版社推荐的一本书是卫慧的《上海宝贝》,出版三个月就买了2万册。“我给出版社找来这本书就是要为出版社赚钱的,但这不是我想做的书。但通过这次赚点钱,把中国文学项目维持下去。接着,我就做了毕飞宇的《青衣》,然后就一路严肃下去。”   日本文学在法国持续推广100年未中断   在法国市场上,图书定价是中国的10倍,“一般来说,一本书能卖掉2000 000册就能不赔了,卖掉 000册心里就踏实了,可以出平装口袋书,可以比较快地提高销量。 000册以下的书,我也不想做,我们觉得没意思,作家也觉得没意思。即便给资助,我们是不会赔钱了,但是书还是没有做起来,其实没有太大意义。”陈丰介绍,目前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的中国文学丛书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市场,在中国文学出版方面只赚不赔,这些书也都能进入主流发行渠道,能为普通法国读者所买到。“我们绝对有盈利,但不能指望都是大畅销书,比如王安忆《长恨歌》 能卖到15000册,已经算很不错的数字了。”目前,王安忆、毕飞宇、阎连科的大部分作品都在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,莫言、余华等其他一线中国作家也有作品在他们那里出版,“我们即将出版韩寒一本书《他的国》。”   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也有做中国年青一代作家的打算,“但我们能找到他们一本书,很难把他们整体地、持续性地、稳定地向法国读者推广。”陈丰说,“我们选的作家,一定要有后续性,一本本做。像毕飞宇,我们从《青衣》、《三姐妹》、《上海往事》、《平原》、《推拿》一步步开始做,现在是 《苏北少年“唐吉诃德”》。”毕飞宇当年创业园中的一颗小“种子”如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。奥瑞金公司不仅成为注册资本达1亿元、年销售收入超过4亿元的大型现代化种子企业在他们那里已经出了6本,王安忆出了7本,“这几位作家,几乎每年一本。欧洲对他们还一无所知的时候,我们就开始做他们的书,比如,我们出《青衣》的时候,大部分中国人都不知道这本书。 阎连科的作品,我们最早出版的是《受活》,西方都不知道他是谁。”   但相比日本文学在法国的地位,中国文学尤其是中国当代文学对法国读者还是相对新奇和陌生的,“我觉得两者没有可比性。日本文学在法国的出版和推广,持续了100年没有中断。中国文学尤其是当代文学,在法国的出版只是这 0年的事情,更确切地说,只是在2000年后,才真正持续地在法国出版。任何外力也无法让中国文学马上进入大众视野,还得慢慢来。”   他们读文学不是政治   那些阅读中国当代文学的法国读者从这些作品里读的是什么?“我认为,政治不是主要内容。最好以应用的方式接入我觉得还是文学本身的原因。法国对外国文学的关注算是比较好,法国读者的水平相对比较高,我们认为那些文学性太强不太可能卖得动的作品,比如《年月日》这样的小说,就能销到2万册,并进入中学课外读物推荐书单。所以对他们来说,不在于你写些什么,而在于你怎么写。”陈丰说,“现在法国人对中国的认识也越来越多,所以对中国文学也开始有兴趣,是普通人的兴趣,而不是专业汉学家学者的兴趣。中国文学在法国的处境和韩国文学状况差不多。”   在陈丰看来,法国读者通过阅读中国文学,了解中国文学状况,中国文学的艺术性,“很多媒体在采访作家时,主要还是对文学技巧感兴趣,而不是意识形态。所以我选书的时候,也不能老是选批判现实的题材,法国读者也会觉得烦。比如法国读者比较喜欢阎连科,很多人误以为是因为他的政治,其实还是他的文学性,他跟加缪的关系等等。”所以,经过这些年的工作,“Philippe Picquier觉得,这几十年做得已经相当不错了。他比较满意。”   资助中国出版要精打细算   在巴黎图书沙龙的中国文学活动上,中国作家的法文翻译也会来到现场。对于中国作家的外文翻译,文学研究者、作家本身和读者都有一些个人看法,比如葛浩文式的删改型翻译,一方面让莫言的作品离英语读者更近,一方面这些作品多大程度上属于莫言,这是可以讨论的。“法文翻译不会节选。译者也一定要母语是法语的人”陈丰说,“我们对翻译要求很高,阎连科的两部小说《受活》和《年月日》的法语译本都得了翻译奖。《长恨歌》的翻译也非常好,译者伊芙·安德鲁用了好几年完成。对于一个翻译作品,一旦第一本翻烂了,很多年都没有可能翻身,5年都不可能重版。”   小白的《租借》会在Philippe Picquier出版社出版,出版社最初找的是阎连科的译者,“他看了一眼就不愿意翻,因为这不是他的文学趣味里的作品,他宁可去翻译《炸裂志》。”陈丰说。 对于翻译,陈丰很希望目前中国政府对翻译的资助能持续下去。“现在有一点挺好,中国政府的一些资助,不是给出版社,而是资助翻译。但我觉得,做翻译资助,这不是给人家钱要求别人翻译什么,而是人家准备翻译什么作品,然后你给与资助。这样一个顺序不能颠倒。”   中国文学走出去,中国出版走出去,在这些年成了口号和政绩。一些外文出版项目和资助项目层出不穷。文学走出去,政府愿意投钱资助,外部环境也开始关注中国,但就是在文学上,走出去,不是靠钱砸出来的。   “外国出版商也有不老实的,一定要严格审计,不能乱扔钱。”陈丰说,“不要老是想着做一个很大的项目,里面什么书都有,这样的感觉其实挺负面的,反而适得其反。其实最好的还是扎扎实实做一本本书,一个个作家,把资助的每一笔钱都想好了怎么去花,这样反而能有好书 走出去 ,而不是有什么项目就给钱。精打细算每笔钱,反而更好。花钱的时候,跟对方出版人也要有共识。”   另外一方面,真正好的出版社,在陈丰看来,也是会谨慎对待政府资助,“如果给他钱出,他也不一定愿意出,怕把他们的书目破坏。比如我们出版社并不太着急接受资助,有他们自己的文学品位。”   陈丰还建议,除了资助翻译,还可以资助中国作家的推广,“假设王安忆、毕飞宇作品出版,你可以把钱资助在他们在法国的宣传上,比如资助他们到法国来做推广,这样做比较有意思。”   在中国文学和出版推广方面,也许重要的不是把钱直接投在出版环节,而是给翻译,给作家作品推广上予以资助。但在陈丰看来,文学和出版走出去,最重要的还是看这些翻译作品在出版后能否进入主流发行渠道,“能让普通读者看到这些书,否则意义不是太大”。   (实习编辑:王谦)  

动脉硬化吃通心络会好吗
绍兴治疗男科医院
国外心梗治疗方法
芜湖治疗白癜风方法
爬楼梯膝盖疼怎么回事
郴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Tags:
友情链接
海口互联网